首页 美文

加拿大未来战斗机的选择困局

(来源:网站编辑 2019-10-09 08:42)
文章正文

加拿大目前服役得的F/A-18已经过于老旧,战机更新换代迫在眉睫。

  加拿大政府将启动下一代战斗机竞标,投标公司要在年底前提交竞标方案。也就是说,要到十月大选之后才可能决定入选方案。目前已知有意参加的有瑞典萨博的“鹰狮”、欧洲空客的“台风”、波音的F/A-18E和洛克希德·马丁的F-35A,而先前有意参加的法国达索“阵风”缺席。一般认为,“鹰狮”与“台风”没有机会,真正的竞争在F-35A和F/A-18E/F之间。

加拿大的技术选择


  保守党政府在2010年就选定F-35A,但没有签署购买协议,只有备忘录。由于没有竞标就直接选择F-35A,同时这也正好是F-35计划最受争议的时候,因此,采购F-35A引起加拿大内部的激烈争议,政府只好叫停,并重启下一代战斗机的选型计划。
  在2015年大选期间,在野的自由党誓言拒绝F-35A,改为成本更低的F/A-18E,并在上任后宣布首先小批订购18架F/A-18E应急,然后再确定大批订购的机型。不过加拿大空军的规模有限,一旦这18架的订单落实,后续战斗机很难再选择其他飞机,否则毫无规模经济可言,后勤保障也是大问题。但加拿大政府之后的习惯性拖沓,以及期间波音吃错了药,盯着庞巴迪的C系列客机不放,使得加拿大不可能继续订购F/A-18E,只好从澳大利亚买一批已经退役的二手F/A-18A应急。这样一拖就拖到现在。庞巴迪索性把C系列“送给”空客,现在按照A220重新推出。得到空客加持后,A220竞争力大增,并与A320neo联手占位,让只有波音737MA×的波音颇为被动,被迫出资38亿美元与巴西飞机买卖婚姻,但这是题外话了。
  加拿大空军的要求既简单,又不简单。下—代战斗机首先要满足北美防空的需要,其次要满足盟国义务的需要。但这两个要求并不重合,前者要求的是制空能力,后者要求的是战斗轰炸。第三个要求是在技术上足够先进,不仅功能上要达到要求,还要有足够的技术寿命,不至于有近期停产和使用周期内出现技术保障问题。
  作为北美大陆和海岸的下一代制空战斗机,需要速度快、航程远并具有强大的空战火力。以美国空军在阿拉斯加的部署为例,空优主力一直是F-15和F-22,其中F-15是首先换装主动相控阵雷达的。美国空军已经开始接收F-35A,但集中部署在南方,而且全部是前F-16中队。也就是说,全部是空地中隊。阿拉斯加的埃尔森空军基地也有一个空地任务的F-16中队(换装F-16之前是飞A-10的)和一个在演习中扮演假想敌的“入侵者”F-16中队。前者未来也会换装F-35A,但没有明确的时间表,后者的未来尚不清楚。相比之下,F-22很早就部署在阿拉斯加了,足见美国空军对北美防空的定位。
  对于加拿大来说,盟国义务主要就是北约义务,但也不局限于北约义务。作为盟国义务,战斗轰炸机不仅需要足够的性能,还需要与盟军(主要是美国空军)的作战飞机体系高度融合,F-35A当然是理想选择。
  加拿大空军现有的F/A-18A是少有的兼顾这两个要求的战斗机。从一开始,整个F/A-18系列(包括最新的E/F)就是空地兼顾的多用途战斗机,除了航程有所不足外,其超视距空战能力甚至不亚于同时代其他国家的主力空优战斗机。
  另一方面,F-35A是具有空战能力的战斗轰炸机,但空战能力不是重点,只是为了木桶完整而补上的那块短板。由于时代的差别,F-35家族的信息感知能力自然大幅度超过典型第三代战斗机,其隐身能力更是第三代战斗机根本不具有的。隐身的作用与未来尚在争论:一般认为,未来空中战场上隐身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隐身则是万万不能的。然而隐身的目的是降低对手的态势感知能力,被动隐身只是手段之一,主动隐身也有用武之地。而且被动隐身只提供点隐身,主动隐身可提供面隐身——不仅掩护编队里的战斗机,还可增加远程武器的突防机会。这是美国海军继续倚重半隐身的F/A-18E/F与EA-18G的基本动力。即使在F-35C服役的未来,F/A-18E/F依然担任舰队防空的主力。
  此外,航电架构与气动和动力无关。第四代战斗机的航电技术已经在三代半战斗机上实现,F/A-18E/F Block 3就整合了落选的波音JSF航电技术,技术水平上与F-35C相当。

加拿大曾经选定了F-35A,但后来该项目被叫停。

保守党战斗机和自由党战斗机


  这些因素使得加拿大下一代战斗机的选择不仅技术上高度复杂,在政治上也高度敏感。
  政治上的敏感度首先针对波音,庞巴迪C系列事件使其在加拿大公众心里留下了深刻的恶感。在事件高潮时,特鲁多政府公开指出,在波音“迫害”加拿大公司的同时,加拿大不可能订购波音战斗机。现在事情大体过去了,但影响并没有完全过去,以至于波音寻求加拿大政府澄清:波音并没有被排除在外。加拿大政府确实做出了这样的澄清,但到底心里有多少疙瘩,就只有到揭晓的时候见分晓了。
  政治上的另一个敏感度来自党争。在某种程度上,F-35A已经被看成“保守党战斗机”,而F/A-18E则从“自由党战斗机”的位置滑落到万人嫌,只是特鲁多政府现在改口支持F-35A还是有心理障碍。但尽管特鲁多惹恼了很多加拿大人,对十月大选的预测还是两党顶牛,保守党并无明显上风可言。好在上—轮“击落”F-35A的最大火力来自单价,现在这已经得到控制,甚至已经降低到与F/A-18E可比,这可能大大降低新政府的决策门槛。只是最后决策还需要跨过更高的地缘政治门槛。
上一篇:筑梦师 下一篇:东瀛旋翼初印象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