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日本机娘“诱惑”

(来源:网站编辑 2019-10-09 08:43)
文章正文


  众所周知,日本的ACG(动画、漫画、游戏)产业领跑全世界,是日本不可或缺的经济支柱。今天咱们来聊的这个关键词“机娘”是日本ACG文化中的一种人物设定,航空与漫画相结合的产物之一。在“二次元”年轻人中刮起了一阵潮流风,但更多大众却知之甚少。首先,从名字看含义,将“机娘”2字拆开理解:“机”为“机械”,“娘”来自日本汉字,意为“女孩”。这里有两种解读方式一其一是本体为人类的女性穿上机甲;其二是将某种机械萌娘化,即萌拟人化。因此,将机械和女孩融合在—起的作品,都可以被称为机娘。

最早作为萌拟人化载体的是“IMAC G3”电脑的女体化形象“IMACGirl”。

  先放下机械不谈,最早将事物萌拟人化的主要原因是漫画家认为“世间万物皆有灵”,因此,他们赋予了事物和人类一样的生命與灵魂。萌拟人化的风潮起处是1998年8月出现的以“IMAC G3”电脑为基础,衍生出的其女体形象“IMAC Girk”。当时,“IMACGirl”一登场,便在全世界引起热潮,瞬间成为世界焦点。后来,多领域的拟人化渐渐出现在公众眼前,如日本动漫《兽娘动物园》中将动物萌拟人化,做成猫娘、兔娘等人物形象。最深入人心的动漫形象之一,莫过于日本动漫《Fate》系列中将亚瑟王萌娘化的人物设定了。变成女性形象的亚瑟王,名字叫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saber)。自此,日本开启了将男性历史武将娘化的潮流。

秋山澪(Akiyama Mio)女,160cm,55kg,A型血,日本漫画《轻音少女》中就读于私立樱丘女子高等学校的女高中生。秋山澪一头及腰长发深受大众青睐。歼20 初登场时的黑色涂装立刻使动漫爱好者们想到了以长直黑发为主打特点的萌妹秋山澪。因此,“成飞秋山澪”就得名。

F-14舰载战斗姬,美国“雄猫”战斗机拟人版,主打特点为猫耳。她的空气动力效率极佳,因此成为“北约联盟人气榜”第一名,即使退役后也在人们心中经久不衰。

日本寿屋玩具公司(KOTOBUKIYA)发行的机娘模型,手持2.5倍的超巨型武装“火炮”及“盾牌”她鲜明的特点,整体设计气势磅礴、帅气满分。售卖价格5440日元(约342元人民币)。

2018年珠海航展上的歼20机娘。图片来源:每日头条。

  后期,军事漫画也受到了萌娘化潮流的影响。由于军事漫画的男性读者居多(当然,也受女性观众的追捧),漫画家将军事与萝莉相结合创作人物,将冷冰冰的机械以美少女的形象呈现出来,是不是听起来就是广大飞机控的福音?抓住了男性读者的两大兴趣点,也着实吸引了更多眼球。因此,在军事领域,一个又一个经典形象同样被塑造成功,如日本游戏《舰队collection》(《kantaicollection》)的舰娘、日本寿屋玩具公司用于商业用途创作的《女神装置》(《Bullet Knights Launcher》)周边模型,还有前段时间热播电影《阿丽塔:战斗天使》的女主角阿丽塔,也是日本创造的机娘IP。再说具体点,关于战机娘。日本创造了很多其国内外的机娘形象,从早期军用姬到后来的四代、五代姬。从日本到我国,战机娘的形象设计并不是空穴来风,漫画家们会通过飞机的特点、涂装颜色来进行其机娘的形象设计。举个例子,美国战机多为金发碧眼的姑娘。关于俄罗斯战机的机娘设计有个“圈内人”有趣的“暗示”——腿代表航程、胸代表载弹量。米格-27航程长、载弹量大被设计成腿长胸大、高高在上的女神形象,反之,米格-29因其航程短、载弹量小被设计成了可爱短小的娃娃形象。每个战机形象都有不同的特点,这也是机娘文化备受喜爱的原因之一。机娘的形象也并不是一成不变,漫画家们也会通过飞机的改进而重新设计。日本的一阵机娘风吹到了中国,国产机娘文化也被我国ACG爱好者玩了起来。轮到我们,虽然我国动漫爱好者设计的型号繁多,但最热衷的当然还是改造我们的国产大明星——歼20。歼20的机娘形象设计就是以涂装为基础极好的例子。去年珠海航展,场外歼20四机编队飞行,场内萌娘版歼20机娘占据了航空工业展区的一大块位置。这位“稀客”首次光临航展现场,圈内人纷纷与其合影,圈外人也不免被这“人形战机”吸住目光。其实,歼20机娘并不是第一次出现。自2011年首次以黑色样机亮相在世人面前起,机娘爱好者就已为娘化版的“她”取好了名字一成飞秋山潘。自此,歼20真机涂装虽变了很多次,但其机娘形象的颜色设计却依旧如初,最深得人心的也是它。去过航展的朋友们都知道,展位地方有限,但航空工业给这个“萌妹子”腾了—块区域,可想而知,机娘文化也在我国航空业界内,占了一席之地。
  责任编辑:吴逊眉
上一篇:一骑绝尘日本航空复合材料发展之路 下一篇:F-35和F-15EX携手向未来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