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你的柚子分我一半

(来源:网站编辑 2019-07-11 18:58)
文章正文

[1]


  我喜欢柚子。
  柚子的香气令我着迷,它一直隐隐约约地诱惑着我,引我去剥开它厚实绵软的外裳,再褪去轻薄雪白的里衣,咬开熟透饱满的果肉颗粒,然后它就会无比热情地携带着妖娆甜美的气息,浑身湿漉漉地扑向我的味蕾。
  欲罢不能,欲休不止。往往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吃掉了大半个柚子。盯着剩下来光秃秃的几瓣,琢磨着,反正晚饭已经吃不下了,而柚子每放久一会儿,就会散失它原本应该拥有的美味,干脆全部吃光好啦。
  明忻说我太疯,柚子吃多会伤胃,哪怕再喜欢也要适可而止才行。我知道接下来,她又该摆出一副教导主任的样子给我上課了,连忙说:“道理我懂的……”
  “但就是控制不住,对不对?”明忻无奈地接道,她叹气,“你好愁人呐。”
  这场面有点熟悉,似乎以前也有过一模一样的对话。这让我稍微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径,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天忧人愁。但思来想去,发现这么讲过我的,除了我家母上,便只有明忻了。至于我爸?他可是货真价实、比我更加随意不羁的汉子。我一直坚信,我的性格之所以跟“细腻”一词完全扯不上边儿,必定是我爸的遗传基因太过强悍的缘故。
  “还有……宁宁,你喜欢柚子我是没意见,但你是女孩子嘛,可不可以别形容得那么……”明忻顿了会儿,斟酌了一下用词,“色情?”她的声音轻下来,尾音带点儿不确定的上翘,似乎讲出这个词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说,明忻真是我见过性子最温软的姑娘了。轻易逗一逗,还会脸红。真的太软了,像甜滋滋的奶油布丁一样,放在如今这个世道,简直是濒临绝种的生物。刚认识她那会儿,我觉得新奇,时不时手贱地戳上一戳,想看她翻脸生气是个什么样。而到了后来,我却是连欺负都舍不得,自然也不肯让别人把她欺负了去。
  反正,她和我的性格截然相反就对了。

[2]


  当初我和明忻成为同桌,完全是因为身高相仿,排座位的时候赶巧凑到一起。后来我俩相处得意外和谐,老班还觉得奇了,对我说道:“我本来担心你们性格合不来,没想到你倒挺护着明忻。”接着,他又开了个小小的玩笑,“我还后悔分配得太过随意呢,差点儿就要拆散你们这对野鸳鸯。”
  听了之后我差点儿要给老班跪了,做出一脸感动的表情:“谢大王不拆之恩!”
  老班忍俊不禁,清咳了一下,到底还是把师表的仪态给端住了,丢给我一沓数学练习卷,让我麻利地滚回去。
  回头我就把这番对话转播给明忻听,一边语气夸张地感叹道:“明娘子,我俩的缘分竟是天注定,无情如老班也舍不得拆散呐!”
  明忻被我逗乐了,煞有介事地配合我:“看来宁宁和我,真的是很有缘了。”
  “你说得不对。”我忽然正色道。
  “哪里不对?”明忻思考了一下刚刚的说辞,觉得没什么问题,但见我神情严肃,便虚心下来请教。
  “称呼错了,你该叫我官人的。”我振振有词,细细掰开来给她讲道理,“我叫你娘子,你叫我官人,这样我俩才是有名有分的一对儿。”
  “原来如此……”明忻状似认真地点头,话音刚落,便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们这是在上演《白蛇传》吗?那谁来演法海?”
  我不知不觉被带跑了,随口抛出一个:“老班?”
  坐在前排的徐冬忽然笑出声,冷不丁儿回头探过脑袋,好奇地问:“那小青呢?”
  “你咯。”
  “这也太随便了吧?我是觉得,比起许仙,周宁你倒更适合小青的角色……”
  “这可不成。”不等他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我直接一口回绝,语气正经地道,“因为许仙和白娘子才是官配。好了,回答完毕,徐小冬快去写你的作业,不然我帮你把头扭回去。”
  这是明晃晃的威胁了。徐冬自知武力值比不过我,委委屈屈地扫了我们一眼,鹌鹑似的缩回去了。
  “你好凶啊。”明忻轻轻地说,但她嘴角还扬着笑意,半分严厉的意思都没有。不过我秉承儒家风范,自省了一番:“很凶吗?”
  “好像……也还行。”明忻有些动摇地道,她一见我示弱,心就偏了。
  明忻就是这点不好,遇上亲近的人,有时候就很没原则。我曾说她的性子像水,柔软随和,连我这般棱角分明的人也能包容。
  然而,明忻虽和白娘子一样温柔,却没有白娘子修炼千年的道行,对付不来人间许公子的花花肠子。所以我必须得是许仙,只有占去了许仙的位置,才没有旁人油嘴滑舌把明忻骗走的机会。
  “明忻,放学后,你陪我去外面买柚子吧。”上课铃响,趁着老师还没来,我欢快地凑到明忻的耳边说。

[3]


  明忻向来是不会拒绝我的,所以下午放学后我拉着她的手飞奔下楼,她也由着我,不问目的地地跟着我跑。她只会轻轻地似抱怨地嘟囔:“你还要吃柚子呀……”
  “因为这个季节吃柚子最棒了。”我对明忻笑道。错过现下的时节,大抵就尝不到这样的美味了,鲜花有鲜花的花期,柚子也有柚子的盛季。
  明忻和我说过,每次我一提到柚子,眼神都仿佛在发光。这时徐小冬讨人嫌地插了句嘴,说:“这是饿虎扑食的眼神。”然后,他就被我瞪回去了。
  这徐小冬真是找打,我哼了一声:“谁家的饿虎是吃素的?”
  “我家的呀!”明忻笑盈盈接道。所谓卤水点豆腐,我刚降完徐小冬那厮,就被明忻轻而易举将了军。
  落叶铺满道路边沿,斑斓一片,脚踩上去,干透的叶脉倏然破碎,发出清脆而绵密的响声。我觉得有趣,一路小步踏过去。
  明忻比我的玩儿心还重,她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每一步都让自己落在某片叶面上,偶尔身体控制不住平衡,我还得忙上前去扶稳她。她的眼睛笑得有些弯,温柔明亮,脑后乌黑柔软的马尾辫在空气里划摆,宛如蝴蝶飞过的痕迹。
  “宁宁,你接住我了。”明忻有些开心地说。
  傻话,难不成还要眼睁睁看着你摔倒吗?我心想,出口却是另一句:“当然是我了,哪里会有别人?”
上一篇:后来我们一起长大了 下一篇:Hi,这里有一个可爱的医大师姐向你招手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